旅行箱底的回憶徵文比賽

這輩子一定要去長江三峽。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再去一次。

去年夏潮三峽團的路線是順流而下,
這次則是逆流而上,
逆流,給人逆境求生的奮鬥感,I like it.

從宜昌逆流而上,
首先抵達西陵峽,其次巫峽,最後是瞿塘峽。
當天晚上上船安置好行李後,
先在豪華餐廳吃頓開心的飯,
然後洗個熱呼呼的澡,
穿浴袍轉圈圈。

躺在軟綿綿的床上時,
望向窗外,我們的船依舊停靠在宜昌港口邊,
沒事好做,看完電視我跟小真呼嚨一下就睡著了,
「真是幸福。」這大概是我最後有意識時想說的一句話。

早上七點多我就自動醒來了,
在我很順手地把窗簾拉開時,
出現在眼前的景色真把我嚇傻了,
或者說是驚喜到不知所措。

昨晚窗外還是宜昌港口邊的公園,
此時卻是一座座高山矗立於前,
外頭下著雨,微濕、微霧,
雨滴順著玻璃流下,滑過船身,
再回到江水的懷抱。
在驚詫之餘,我聽到了船緩慢前進滑過江水的聲音,
水聲混著雨聲,高山伴著江水,
我知道我來到了「長江三峽」,
曾經在《水經注》讀到的三峽。

我趕緊從行李箱裡拿出相機,
拍下這令人感動不已的一幕,
側過頭看小真熟睡的臉,
也許,這麼有意義的畫面,獨自品嚐會更有感受。


我與西陵峽的第一次見面,有點距離,卻不陌生。

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三峽,
再多的瞌睡蟲也被趕跑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盥洗完畢,
便趕緊拿著相機到舺板上探個究竟。

「怎麼一聲不響就突然到了三峽呢?」前往舺板的路上我想著。
不過這時候已經沒有時間去討論這些瑣事,
三峽,我的三峽才是重點。
到舺板的時候大概七點四十分,
此時早已有許多人撐著傘,
仰望著四周的山峽以及滾滾而來的長江水。
眼前這幅雲霧縹緲與群山夾繞的畫面,
就如同雨滴打在我臉龐般那樣真實,
更震懾著我,使我動彈不得。

 
船艉後方的景色。

帝王號緩緩劃破長江江面,
奮力地向上游前進時,
我感到異常地興奮。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
我是特別喜愛水的,
所以當我們航行在這面寬闊無比的水面時,
我竟忍不住想觸摸江面激起的水花,
因為這一切是如此親切與可愛。
長江江面十分寬廣,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遼闊,
我想再來個十幾艘遊輪並排前進都沒問題。

 
在兩岸夾山中準備左轉,從中可以看到江面非常之寬闊,
下雨有點溼氣,整排的山都覆蓋著山嵐。(攝於船頭)

 
舺板左側的山群。

 
舺板右側的山群。

因為下雨的關係,
霧氣濕重,山嵐也特別多,
西陵峽兩側的山脈從山腰以上,大多被雲霧所覆蓋,
不過山頂若隱若現,彷彿「仙山」。
難怪古人有崑崙西王母等仙山傳說,
僅是在三峽,這層層相疊,
一山還比一山高的景色,
就不禁讓人懷疑是否有仙人常居於山頂之上。

 
恍如空中仙島。

長江三峽除了兩岸夾山的自然風景外,
亦有古來數代定居於此的居民所留下的人文遺跡。
但令人遺憾的是,
隨著未來長江水位的調升,
這些古蹟將會被掩沒在江水之下。
此外,因為興建長江三峽的緣故,
大多居民都已被迫搬遷,
不過仍有少數尚未遷移的居民,
看到他們的房舍與交通工具,
真會以為自己回到了古代或到了古裝拍片現場。

 
山的下方有一條被橫切的古棧道,是古時候居住在三峽地區的居民所開掘的,
曾經是這地區的交通道路,左下方還有一座小的古代拱橋,
但明年三峽水位上升,將不復見。

 
西陵峽民居一。彷彿到了笑傲江湖的拍片現場,是不是看到了令狐沖在棧橋上狂使盪劍式?旁邊還有五艘帆船,我看到了任盈盈在說再見。

 
西陵峽民居二。遠看這家的屋舍似乎是用磚瓦堆砌而成,住在瀑布旁邊,利於生活用水,船則是住在三峽靠水地區必備的交通工具。

 
曾為三峽地區往來之間必經的交通要道,但公路打通後,
已經荒廢,杳無人跡。


有人在江邊直接用大網子捕魚,好有趣。
據說長江有種呆瓜魚,直接用網子撈就撈起來了。


西陵峽一景。

 
西陵峽一景。(攝於船尾)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美景也瞬間即逝,
很快地,到了用早餐的時間。
「從今天起我有四天,四天都在這裡。」
看著西陵峽最後一眼時,我這麼告訴自己。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