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這次跟舅舅一起去迪化街做生意,
繼上週週末之後,我今天又去幫忙一下。

因為今天變冷,有些地方又下雨,
人潮少了一點,
我到的時候下午三點多,
一開始沒啥人,不過我到了之後,生意就變好了....
我得意地說:「ㄟ,媽,你看!我來生意就變好了!」
「那是因為這個時間本來生意就比較好。」媽媽竟然這次不附和我。
「ooxx..........」

換手之後,由我上工,
買的人真的變多,爸根本煎不及,
一張接著一張,竟然還有小姐一次要買三張,
排隊都排到隔壁去了。
應付完這一批客人後,
突然有個帥小弟伸手遞給我一張名片:
「如果你需要訂便當,可以參考這個。」他斯文地說。
這是迪化街便當店提供給商家的服務。

過了不久,我家小妹妹亂晃回來攤位了。
「ㄟ,妹妹,剛剛有個帥帥的小弟弟,
比你高一點,戴眼鏡,臉白白的喔!他拿了這張名片給我。」
「他是不是對面的小孩?」
這幾天下來,妹妹跟附近的小孩都很熟,
賣魷魚的還想要我家妹妹嫁給他兒子,真是識貨。(註:妹妹小三)

「我不知道啦!反正他比你高一點,帥帥的啦!」我奸笑。
接著,妹妹就開始拉我去附近晃晃,希望我指認出那位小帥哥。
「很冷耶!我要回去了!不是這個啦!」他想說會不會是對面小哥的弟弟。
「他是不是戴黑色的眼鏡,臉白白的?」妹妹問。
「對啦!反正他家就是賣便當阿~~」
在市場裡所有攤販,都不會有真正的名字,
都是用商品來稱呼彼此,我想我們家就是被叫做賣蔥油餅的。
妹妹一直很想找到帥哥,但,生意還要顧,我就沒時間鳥他。

忙了一陣之後,
比較沒人,我一度想用嗲聲叫賣吸引客人,
當我正要開口時,突然想到眼睛下方的那兩條皺紋,
於是轉頭問爸:
「爸~我現在好像不能裝可愛了喔!?」
爸爸已經累到不能講話,只是笑笑。

我又想到不然用美人計好了,
拋個媚眼給落單的年輕人或中年人,
勾引他們上門來買蔥油餅,
我真的很想這樣做,
但我發現我根本不是那塊料,
怎麼用眼睛放電我根本不懂,
而且,街上會落單的男性看起來都很正直,
沒落單的都是閃光。
閃光還很閃,有些情侶竟然男胸貼女背,
第一、人又不多,幹麻要貼在一起?
第二、貼就算了,為什麼男生的手一定要環繞女生的胸部下方,比較保暖嗎?
好在會這樣做的閃光都沒有來跟我們買蔥油餅,
不然我就會看到電影《絕世好bra》提倡的...人肉bra。
除了落單人跟閃光人之外,剩下的就是老人跟小孩了....
所以作生意還是實在點,不用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明天還要去幫忙一天,
年貨大街就結束囉~~
還沒採買年貨的人可以趕快去晃晃~~
又...話說....為什麼都沒有人來探班阿阿阿?
老子很少圍圍裙的耶~~~~亨。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