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那年我被「鬼剃頭」纏身,
就這樣一直到了碩二,
...如影隨形。鬼剃頭就是圓形禿。
引發這種症狀的原因,
主要是壓力過大,或者內分泌失調。
醫生說我是因為壓力,雖然我宣稱沒有。

大四那年是我第一次禿,
沒有經驗,很害怕,
而且從一個圓禿擴增到三個,
分布於頭皮表面不同的地方。
跟我爸媽說,他們也很緊張,叫我要看醫生。
我忘了第一家求診的醫院是哪家,
好像是北師附近的一家皮膚科診所。
說我壓力大,給了我藥擦,但沒屁用。
(而且擦的時候心情會很差,因為一直摸到光溜溜的頭皮)

後來我爸媽看不下去了,
叫我回台中榮總,他們說換大醫院試試看。
第一次去是一個老的男醫生幫我看,
他一開始就先丟了一本書給我,
翻到一頁全是禿子病例的照片,
他說我要是不好好照顧,就會變成這樣。(威脅也是一種藥方)
老娘我也不想這樣阿!頭髮就一直掉,一直掉,我有什麼辦法?
結果醫生說抹藥沒用,打針可能是最快的,
打促進毛髮生長的針,打在「頭皮」上。
關於「打在頭皮上」這件事,
後來轉述給我朋友聽,反應多是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沒錯,我打了!而且一個洞至少要打兩針,
這感覺比被牙醫在你嘴巴內敲敲打打還要差,
試想:有人把針插在你頭上,這畫面是十分令人困窘的。
(不過好在不是一次插五、六支)
困窘歸困窘,更重要的是打在頭皮上很痛,
酸酸刺刺的,頗不舒服,
而且你也要說服自己相信那位護士小姐的技術,
最好是不要亂動,免的歪了腦漿噴出來。

後來我去了榮總打了兩三次之後,
真的是有長一點點出來,
想說那在台北打也可以,就去台大醫院打。
但是台大醫院的醫生真的是很不客氣,
他說你這是壓力大,(我知道= =)
打針沒用,頭髮都沒毛囊了,不用拉自己就會掉,
他X的隨手就給我扯下一把頭髮來說:「你看!毛囊都在上面。」
但我還是堅持要打針,
結果那個護士小姐技術超爛的,
爆痛!(原來榮總打時根本不算痛)
打完後我覺得頭好暈好脹,
那些針孔痛了好幾天(榮總是打完一個小時後就好了)
看了看禿頭的地方才知道我被打到黑青了。
台大真的是很爛耶!而且又好貴!

雖然那年鬼剃頭後來好了,
但是它似乎之後就開始跟著我,
大五實習禿了一個,
碩一禿了兩個吧,
現在則是瀏海的地方禿了一塊,大概是五塊錢大小吧!
我媽弄了鋅寶給我吃,又買了膽汁洗髮乳給我用,
但是還是年年都禿,禿了又長,長了換地方禿,
治本的方法在於解除壓力,
但是壓力哪有說解除就解除的呢?
特別是我這種想太多的人。
看來,我與鬼剃頭暫時是難分難解了......唉。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