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系上應學校要求,
辦了為期兩週的作家講演。
接這個CASE的研究生不是我,
是我同學(其中一位正是國光劇團訂票神手)
看在他的面子上,
老娘今天一大早八點就到台中高鐵站接張大春先生,
並當他今日的隨身助理。但重點不是張大春(老師真抱歉,重點不是你)
而是計程車「861」。
原本從學校出發到高鐵站來回約500,
國光訂票神手叫我要跟司機說請他算便宜一點,
那麼會是450,剩下的是給我作白工的一點報酬。

所以一上車我就趕緊跟司機先生說:
「司機先生....來回都做你的車,可不可以算我便宜一點?」
他說回程再說,會算我便宜一點。
我心裡想,幹麻不先說好價錢咧?
這樣你到時要收我五佰怎辦?(%*&#....)

但到了高鐵後,準備下車進去接老師前,
我又很煩地跟他說:「司機先生,那個...可不可以算我四百阿?」
他還是不肯說清楚價錢,只說這個你不用擔心。
好吧!既然您執意如此,我也只好維持淑女風範了。

不過,後來回學校的路上,我還是一直忍不住想:
「唉!等等應該會收我400吧?不會是500吧!?唉」
結果到了準備付錢,而心正想著五張大鈔就要飛了的時候,
說時遲那時快!
司機先生先聲奪人:「x百就好。」
什麼?天阿!怎麼人這麼好,x百?我有沒有聽錯?
因為這x百,我拼了老命不停地跟他致謝,
要不是張大春還站在車門外等著,
我是一定還要跟司機先生多寒喧幾句的!
(但是忘了拿名片 所以只好寫這篇文章紀念他了)

回到學校後,我跟訂票神手說這件事,
他整個大吃ㄧ驚,
還一直問我到底是怎麼撒嬌的,他也要學。
我忘了告訴她:「算了吧,這種事很講天份的。ㄎㄎ」

ps.張大春的blog
http://blog.chinatimes.com/storyteller/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