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電影《畫皮》

前陣子台灣上映《畫皮》,
我已經看四次了,
每次看,每次都哭,
第一次看是跟津,第二次是跟佩,
後來就都自己看。

〈畫皮〉原是清人蒲松齡《聊齋誌異》裡的一則短篇故事,
雖是文言寫作,但這篇一點都不難讀,
內容也挺有意思。
電影版《畫皮》中的人物大致有依循原著,
但為了電影張力仍改了許多地方,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
原著裡的妖怪真為壞心的妖,
並非真心愛王生;
而電影版周迅所演的狐精則是真愛王生,
最後還為愛犧牲。
電影版《畫皮》的精神其實與蒲松齡看待妖的總體態度是一致的,
但很不巧地,〈畫皮〉這篇的妖在《聊齋》中偏偏是不可親可愛,而是真的惡妖,
所以有人就認為說電影《畫皮》沒有遵循原著精神,
但其中還有這段曲折。

我覺得電影《畫皮》拍的還OK,
原著本就篇幅不長,
電影給人的感覺依舊是一個小故事,
不過電影在感情這方面,
我覺得刻畫的挺深入細膩,
也很有討論空間。
另外可能就要歸功於,
這齣戲的演員都很會演,
尤其是周迅,演的太好了,
他的演法不是傳統那種刻板印象中狐媚豔麗的妖,
除了美而自然外,又壞的入骨,
我很喜歡。

趙薇也是演的很不錯,
在委屈的橋段,情感拿捏的很好,
他實在太擅長在對的時間掉淚,
而且是長鏡頭喔,沒有分鏡。

不過佩覺得王生演的不太好,
事實上,我是覺得還好啦,
因為不管在電影還是原著中,
王生本來就是個單調平板的角色。
總之,個人覺得這部戲還不錯啦,
就是一個愛情小故事,
但頗有餘韻,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不過我想男生一定不喜歡,呵~)

**[延伸閱讀]:
清人蒲松齡《聊齋誌異》畫皮篇:

畫皮

  太原王生,早行,遇一女郎,抱襆獨奔,甚艱於步。急走趁之,乃二八姝麗。心相愛樂。
問:「何夙夜踽踽獨行?」女曰:「行道之人,不能解愁憂,何勞相問。」
生曰:「卿何愁憂?或可效力,不辭也。」
女黯然曰:「父母貪賂,鬻妾朱門。嫡妒甚,朝詈而夕楚辱之,所弗堪也,將遠遁耳。」
問:「何之?」曰:「在亡之人,烏有定所。」生言:「敝廬不遠,即煩枉顧。」
女喜,從之。生代攜襆物,導與同歸。女顧室無人,問:「君何無家口?」答云:「齋耳。」
女曰:「此所良佳。如憐妾而活之,須祕密,勿洩。」生諾之。乃與寢合。.......... (男人真賤..這句是我加的)

更多內容請看http://www.open-lit.com/listbook.php?cid=1&gbid=90&bid=3598&start=0


**[後記]
看完畫皮之後,我與小蔡叔叔的對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吱..看第四次還是哭 說:
肚子 好餓
Eric 說:
吃啊
吱..看第四次還是哭 說:
我沒吃晚餐
Eric 說:
吱..看第四次還是哭 說:
我決定來吃ㄧ點
吱..看第四次還是哭 說:
如果我吃柳丁也像周迅吃人心那樣優雅就好了
Eric 說:
(驚訝表情)
吱..看第四次還是哭 說:
吃柳丁很難優雅
Eric 說:
你腦子裡裝什麼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都怪周迅太美了....

創作者介紹

喜歡吱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紫鶴
  • 如果沒有把臉拉開的那一幕, 我會去看看@@
  • 那幕很不錯阿= =賣點耶

    sophine 於 2009/01/16 2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