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上禮拜六回來,家裡很歡樂。
我就預算這禮拜一要交的進度是趕不完了。
不過還是有盡量在他們回來之前寫了一些。

星期天姐他們要去三義玩,
本來我是不想去要趕進度,
看可不可以星期一之前趕完,
不過我姐一直叫我去,
最後竟然還說什麼...
「好心的姊姊現在要帶你出去玩,你還不去!
以後交男朋友,不帶你出去玩都在家裡,你就沒得玩了」之類唱衰我的話,
話都講這麼絕了,我也只好狠下心來當電燈泡!
(朋友阿...不是我愛對路...每次都是被逼的)

後來還跑去中友逛街吃friday,(好心姐姐請客)
一直搞到晚上才回家,
姐還叫我去寫論文,
(有沒有良心阿...都玩開了哪還想寫論文)
我當然是給他放著不管,
就去睡了。
不過睡前我一直反覆帶著「交不出來」的罪惡感入眠,
於是昨天晚上我竟然夢到老師了!!
夢到我跟景惠姐去研究室咪挺,
跟老師說我沒寫完,一臉愧疚。

該來的還是要來,
今天只好跟老師說還沒寫完,
也順便提了一下我的夢境,
老師好像很驚訝,哈!
大概是驚訝這個學生不認真,壓力還那麼大,是怪咖吧....
噗。= =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