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神經衰弱下僅能記得的一些片段。
事實上,在今天還沒開刀前,
相關畫面我已經在腦子裡預演了不知幾遍,
真正要來的時候,心理建設永遠不夠。

澄清的開刀室在五樓,
我換好衣服待在手術等候房,
緊張地雙腿發軟,牙齒打顫,
而房門時開時閉,
仍可見到我爸媽微笑地站在外面,
母親面帶笑容不語,
父親則不斷笑著跟我說:「小手術而已,兩分鐘就出來了,不要緊張。」
我回應以慘淡的笑容,心裡想:「我不信。」

接洽我的護士小姐人感覺大拉拉的,
他大概看的出來我非常之緊張,
挽著我的手邊走向手術室時,
叫我翻傷口給他看,
「好可愛喔!」她說。
「ㄏㄚˊ ?」因為緊張到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思考,不然平常這時我心裡可是會有很多os。

進了手術室,
換在床上躺著發抖,
我的醫生沒有出現,不過有另外一位醫生,以及護士。
這個醫生也看的出來我很緊張,
很有耐心地跟我解釋等等只有麻醉會痛,
大概像是XXXXXXX的樣子(我只聽到會痛,其他沒有聽的很清楚)
叫我不要太緊張。
說完這些話,我的醫生就進來了,
他也看出來我很緊張,
便跟我說:「你很緊張嗎?」對這個問題我已不知作何回應。
接著他又說:「你吃過晚餐了嗎?阿阿,是午餐!」
我的刀是下午兩點,護士立即虧醫生說:「結果緊張的是醫生!」
在手術室一片笑聲中,本人已經抖到不行,心裡想:「這下完了。」

手術開始,我臉都被蓋住了,只剩下嘴巴開了個洞,
麻醉針比拔牙時要打的那種再痛一些,
忍過去後,實際上嘴唇確實麻掉沒感覺了,
不過這跟身體其他器官無關,所以我還是繼續顫抖,
經過幾秒後,好像真的不會感覺到醫生在幹麻,
就在準備安下心來的時候,
突然,竟然傳來一股燒焦味….
「天阿!我的肉被烤焦了,醫生你沒聞到燒焦味嗎?燒焦了耶!」
燒焦味不斷地傳來,而且牙齒也麻麻酸酸的,
「醫生你雷射是不是掃到我牙齒了?小心一點阿!」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問他。
接著開刀醫生問我的主治醫生說:
「要不要XXXX?」
「那就XXX一下吧!」XXX我想是指「縫」的意思。
果然還是要縫,因為開刀前想像的預演過程中的重頭戲就是"縫",
所以我特別穩定情緒去感覺"把肉縫起來"是什麼樣子,
結果…一點感覺也沒有,我還以為會有拉扯感。

縫完之後,手術結束,
下唇腫的像香腸一樣,
更慘的是,麻醉退了,
現在才是痛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ne 的頭像
sophine

喜歡吱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