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很自由,兩個人不寂寞。我想我最不需要的便是自由。
小時爸媽的管教,
總能規規矩矩的遵守。
阿容所謂有如拘留所的營隊作息,
事實上,也挺甘之如飴,
可能因為沒有想太多,
所以,我不那麼需要自由。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過半都是火象星座,
「我們要自由!」也許他們曾這樣喊過。
於是你選擇自由,犧牲所有,
而我開始 不自由。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