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去爸媽的攤位晃晃,
「會有一個胖子來。」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以免忘記。
心不在焉時,突然看到一個男子對著我們微笑。
「阿姨好。」男子說。
「......」
「你是...ㄟ?...你是那個...ㄟ??」
「你不是...應該是個胖子嗎?」我滿臉驚疑地問。在眼前的,是一個笑的很開朗又帶點尷尬的白面書生,
而且他一點也不胖,
他是H先生。

H先生是姐姐在台中的朋友,
大二時,曾與他有一面之緣,
那次,他還幫我拍了照(當然是有穿衣服的)
我還記得他說了類似「你妹只適合可愛的風格」之類很不上道的話,
於是,理所當然,這個人就被我淡忘了。
這次會見面,是因為要給他姐姐做的護唇膏,
所以他就到攤位來拿了。

「搞什麼阿?我一直在等胖子出現耶...」
「為什麼?」H先生依舊笑得很燦爛。
「因為姐說,你變很胖很胖,所以應該是這樣才對阿!」
我用手圍出約五十公分的腰圍。
「什麼?你姐亂說我...#@^&...」後面我聽不清楚了。
「對阿!所以我今天一直在等胖子出現,要把護唇膏給他。」
兩人相視而笑,又帶著尷尬。

總之,既然是姐的朋友,
來這裡當然要招待一下,
於是就給他一份蔥油餅吃。
媽一直叫H先生進來裡面坐著講話,
所謂「裡面」,
其實也只有不到一張全開海報紙的面積大小,
於是我跟H先生,
被迫擠在這麼狹小的地方講話,
因為不習慣跟人家講話站這麼近,
所以我試圖偷偷地一邊講話,一邊向後緩緩滑步拉開距離,
在後退的同時,
還是不小心踢到了一張高腳椅,
我想H先生一定發現了吧!

後來,媽媽叫我們坐著講,
我們就坐在兩張高腳塑膠椅上,
以小貨車為背景,蔥油餅的料理桌為前景,
兩人坐的好近,四目默默地直視前方,
剎那間,我覺得整個世界變得好擠.....
相信H先生也感覺到目前尷尬的處境,
於是我趕快找話題,他忙著遞名片......

在講了一連串不知道重點在哪的話題後,
我們聊到我最近有blog,
H:「你姐那個照片的便利貼是我們公司的。」
吱:「喔!是喔,我以為那是樂多本來就有的。」
H:「你也可以用,你放了照片上去,一定會超多人來看的。」
吱:「喔!真的嘛?」這次倒挺會講話的嘛,亨。
H:「我再告訴你怎麼用。」
好吧!這次表現還不錯,亨,剛剛那份加蛋的蔥油餅就不收你錢了。
後來H先生再待了一下就走了。
這就是在寒流來襲時,我與一個胖子重新相遇的整個經過。

ps.H先生,大夥兒都在瞧著我的便利貼何時會出現呢!

全站熱搜

so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